歪野-kyusho

文笔渣渣渣 容易难产 拖延症晚期
守望屁股中毒中
不造霓虹子役有木有人看
cp:Y2/坂长/准一生/双塔/爱客/泰贝翔 西皮不分先后!
粮少可能自给自足( •̩̩̩̩_•̩̩̩̩ )
日语半腔水,有翻错的一定跟我说!

【爱客】报告老板古惑仔

新手第一次写文(*/ω\*)轻喷…

文笔渣渣渣渣…第一次把文写完,撒花*

基本上算是那个片段的扩写,加了些自己脑洞的地方,一些灵感也来源于别的写手大大,bug很多…原本想改结局,但想了想相爱相杀是萌点!就没改o(╯□╰)o

——

01

阳光透过云彩,撒向大地,谁说这一景象没有月光来的柔和?

三位互为战友的少年,并排坐在他们的堡垒上,那只属于他们的秘密基地,天台。

此刻脸上的淤青就像勋章一般,熠熠生辉。宣示着他们青春的热血和冲动。

“我和你们说啊,以后我肯定能混出名堂!到时候我就能保护你们了!”坐在中间的男生一把勾住了自己左边的人,一句豪言壮志打破了之前久久的沉默。

“其实…当警察也可以啊。”被勾住的男生,扶了下眼镜这样回复道。

显然,对方愣了一下。

放手,一把又勾住另一边的人

“哎!以后我们二打一!一定赢他!”

如果世界上有一个魔王和一个勇者,邪不胜正,黑道必败。但也许有两个魔王就可以赢了!…………吧

嗤鼻而笑。

面对前面两个中二少年,再这样继续下去,下一步恐怕世界都要换主了。想到这儿,四眼少年不禁勾起嘴角。

阳光是自然的滤镜,找出侧脸上隐藏在白皙皮肤下的那抹粉红。

——美如画

“…白客!”见前两声没反应,最后一声把分呗提高到70——噪音。

眼镜下的那双眸子,定了定神,清个嗓“没聋!”

“我还以为你被打傻了呢!不过话说回来,我和子墨刚刚商量好怎么征服世界!你听啊,第一步…

果然还是世界…

但是白客还是安静的听着,听着他们最初的梦想,听着他们完美的计划,听着他们中二的结局。

别幻想了!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玩啊!

02

大学毕业后,三个人分成两组开始了社会人的生活。

白客走上了白道,小爱子墨走黑道

白客当官,小爱子墨当贼

白客拜毛爷爷,小爱子墨拜关二爷

万万没想到,他们竟不偏不倚的实现了年少时的玩笑——也许是认真的。

这天,上帝似乎当起了月老,又拾起了三人之间的缘分线。

“再跑啊!”

中间的两人狼狈的看着前后两批人。身处河滨,自以为熟知路线可以脱险,没想到竟被摆了一道。

“站住!那边干什么呢!”远处传来一声大喝。

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那人穿着制服,正已小跑的速度赶来,略带着军中跑步时的姿势。余光看见之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面孔与自己擦肩而过头也不回的逃走。

“小爱!子墨!”两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白客?”子墨小声嘀咕了一句。小爱在旁边低头抿嘴浅笑,显然答案已经明确。

在那最熟悉的地方,三个人又再次聚在一起。

许久没见的老朋友,再次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

他在巡逻的时候,他们在收保护费

他在敬忠职守的时候,他们在端茶送水

不同业界的新人嘛,总是从基本开始做起的。但是有雄心壮志的人绝不委屈自己任人摆布!

“以后我一定要当老大,这片地方以后都tm是我的!”小爱喝下半瓶啤酒,借着酒劲,俯视着眼前的建筑。

“哎,你以后要是犯什么事,我可照样抓你。”白客放下手中的啤酒,邪魅一笑。

“来呀!阿Sir,来抓我呀,我好害怕。”看出了对方心思,整个人的心态好似又回到了几年前,互相打闹的日子。

“你以为我不敢是吧!?”一个跨步,上去就和小爱打成了一片。

不要以为沈默观戏的人就可以安心喝酒!打闹中的两人一个默契眼神,子墨再也拿不稳手中的易拉罐。

03

白客终于觉得自己熬出了头,手下有了一批新人,自己可以穿便服出任务。牌子上的职称不再是警员,而是队长。

据说西街的活儿挺难的,听那儿同事说最近一直在闹事,闹了事儿却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就是这样一群爱触及人民警察底线的人,越不压制他们,他们就以为你的底线门槛很低,很好欺负。

英明神武的上级可不管你有没有抓过他们、警告过他们,领导只喜欢你呈上去的报告是一路绿灯。

就这样,对西街的事从来不闻不问的白客及他的手下们作为援军被发配到了问题区。

白客知道西街龙蛇混杂,总部派他去可能是为了锻炼他,搞定这事肯定有好处。现在的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来势汹汹的把小团体闹事儿的给灭了。那些有组织,有纪律的一时半会儿还动不了。

虽然是只镇压了小部分,但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事半功倍。

现在街上来了个不怕死的新官的消息,传遍了整条街。

当然,这种实话实说的消息不会影响如火如荼的扫黑行动。

“白sir,有人举报附近的一家会所正在聚众闹事。”收到线报,唯有出征。才没休息几回儿又要出发,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脸上充满着不愿。不过反过来想想,这行动也开始一段时间了,现在还有人敢聚众闹事,真是不怕把时间浪费在铁栏门后。

到达现场,令白客惊讶的并不是人数的问题,而是…主谋的正是昔日最要好的朋友!

他有些尴尬的将手铐拷在那人手上,拷的不紧生怕弄痛他。对方一脸无所谓,任由白客宰割,仰着的嘴角从未放下。趁手下们一个个将闹事人赶向警局的空当,他把他带到了一个胡同。

“你最近最好收敛点。”白客皱紧眉头,无奈的说道。

“不是还有你嘛,阿sir。”小爱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新官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定能全身而退,便自动请缨,要求收了那处于中间地带的会所,“解开啦。”混混就是混混。

出门靠朋友,是这几年小爱在黑道打滚时自我意识到的。他以为情大于一切,白客会看在兄弟的份上,放过他。但他把这句话放错了场合。

“我是警察。”的确,白客有白客的职责,不能因为人情的关系,打破之前建立的威信。

“跟我玩儿真的是吧!”霎时,小爱看人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冰冷起来。

白客沈默着,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也没时间对小爱说,你听我解释之类的话。多说多错,不如不说。

小爱被带到警局喝了咖啡,等到组里的人带来保释金,夜色早已浓重。

灯光下那不安分的影子树在警局来回走动,望见走廊上那放荡不羁的走姿,终于站住了脚。

只可惜,侯君多时,等来却是一个不屑的眼光和沉重的背影。头也不回的上了来接自己的车。

此时,白客的心仿佛和外面的天气一个温度。

再那之后,白客碰见小爱的次数意外的频繁。世界很小,西街更小。每次他们四目相视,下一秒,白客的身上就再也不会被聚焦到。而白客,则相反。

——是我破坏了我们的关系,还是你变了,变得不是你了?

04

“不服单挑啊!全怂了!”一口白烟从张着的口中飘出。“跟我斗,我连警察都不怕的!”小爱飞扬跋扈的说着自己的战绩。

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推门进饭馆。

子墨碰到过几次,和小爱正在吃饭,好巧不巧的白客也带着同事来吃饭。小爱基本反应就是一翻脸,二升调,三丢烟头,四………跑路。

子墨作为一个中间人,甚是无奈,倒也意外两端的人从不阻止自己和另一端的人交流。

但如果有一天,自己一定要有一个倾斜的角度怎么办?想办法让他们和好?

所以得出结论:顺其自然。

跟了小爱这么多年,子墨对小爱可谓是百依百顺,而如今小爱可以在西街占有一席之地,他,功不可没。

不久前小爱拓展了新生意,在西街的地位越做越稳。

搞面粉,通常都是黑道馋,白道烦。

起初子墨反对新事业,被小爱驳回;现在子墨又反对选出的接头人,小爱直接把他调去监督军火。

但事实证明,子墨其实是个很会观察人的人。

“当初叫那臭小子收敛点,还给我耍宝!那批货全给缴了,他脑袋怎么不搅一搅!”小爱拍案而起大喝道,顺手把眼前的赤字单甩在地上。旁边的手下退了一步攥了攥放在身前的双手。

“我手头还有一批军火,可以撑几天周转。”能想到的解决方法只有这一个,这么大的经济漏洞,虽然没成本根治,但拖一天是一天。

“帮那臭小子安排一下在门后的事。”听到这句话,小爱觉得世界上靠谱的人还存活着,便也平息了语气。说罢,几个光头大汉顶着亮堂堂的头出了去。

自从被条子们查获一笔大数目的“黄金”之后,身为龙头的小爱也只能亲自下水“抗震救灾”——和别人的大佬讨论合作关系。

派系的合作一向讲究双赢,可智商低的一方很容易吃亏,所以小爱一直把子墨带着。

而这次是特例。

小爱按照原先定下的计划,提前赶到地点会所的vip房,却发现对方早已在那等候,也是一个人。

见人已到齐,本煜从身旁拎起一箱子,放在茶几上。小爱疑惑,本煜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打开。

“咳嗒”箱子没有高级的密码锁,仅仅两个搭扣,便能轻松打开。

公文包大小的箱子里满满的红色纸钞和一把枪。小爱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对方,箱盖还停在只有枪口能见到光的角度。

而此时小爱的表情似乎正中本煜的下怀。他邪魅一笑,又从衣服的里兜里拿出一张照片,顺着茶几滑到小爱眼前。

偷拍技术极佳,重要的部分一点不差。看着那人被锁在照片中的微笑,小爱的心不禁愣了一下。

“他实在是很碍眼啊。”本煜一声长叹,挑逗般的盯着小爱。

小爱终于想通了,想通为什么当初本煜会想和一个基本没有前途的组合作。事实上这根本不是合作,而对方只想买凶杀人,不弄脏自己的手罢了。

他没得选,自己当初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成果,不能让他付之东流。哪怕是牺牲重要的东西。

利益就是蛊惑人心最好的东西,有人有了权贵就再也不想下来;有人有了富贵就再也不想贫穷。

05

“好的,还是老地方见吧。”小爱极力抑制住自己的心情,让自己说话时显得平常一些,但还是隐藏不住语气中的失落。电话那头热度骄阳似火,可惜感受不到这头的绝对零度。

摁下手机上那块红色区域,整个人放松式的倚在墙上。

长叹一声,但怎么叹也叹不出心中的郁结,怎么叹都叹不回当初的友谊。

利益当前,谁也无法阻止自己的生财之路。

霎时,靠着的人抬起了头看着星空,只要有了钱,我将是这群星之中最亮的一颗…

想起昨天晚上,白客在电话里激动的像个孩子说两句笑三句。笑声的感染力太强,弄的子墨也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也许小爱还是珍惜三人组的,也许小爱并没有变,也许这次的失误也是件好事,也许…

想着想着,人已顺着楼梯到了天台们下。突然门被打开,迎面走下来几个拿着棒球棍的大汉,子墨见他们也是道上的人,便将头扭向别处,被混了个脸熟可不好。

不料,对方主动发话

“甭上去了啊,死啦!”

死了!?

子墨瞪大了眼睛,想起昨天与白客的对话。

——子墨子墨!小爱终于肯和我见面了!就在明天下午,老地方!

——怎么突然就要见面了?

——说是终于看开了,想重返三人组!哈哈哈…

白客!

子墨三步并两步地冲上了天台。推开门,地上鲜红的颜色刺痛了他的视神经。迈步走过门前散落一地的啤酒,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名字。

没有回应。

真的再也没有回应了吗?

不可能…为什么…

——哎!子墨,你说明天见面带什么东西去好呢?

——人去就行了。

——那不行!总要意思意思的吧!

——那,那就啤酒吧。我们一直喝的那个。

——就啤酒啊…对了!要不你也来吧!

——不好吧,小爱没有叫我啊。

——什么叫三人组!有你有我也有他啊!就这么定了啊!明天我多买点吃的!不来,我可催你来啊!

——好,我来蹭吃的。

他变了,变得毫无人性,变得为求权贵不择手段。

是他亲手断送了我们的缘分,背叛者,无以苟活于世!

复仇的心充斥着子墨,举起拿枪的手对着小爱。

看着被一枪毙命的本煜,小爱极力为自己做起辩护,手悄悄的摸上腰间的硬物。子墨的手没有一丝抖动,眼底却满是不舍。心底五味陈杂。

“砰”


子墨又一次走上天台,走得很慢很慢,却有如释重负的轻盈。

只手推开天台门,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故人已逝,只留自己空悲伤而已。

坐在最熟悉的位置上,从塑料袋中拿出三瓶常喝的啤酒和三根烟,依次打开点燃,放在身旁。

最后点燃自己手中的烟时,他看了看拿烟的手,将烟送进嘴里猛吸了一口,这只手这辈子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坏事。

如今的三人组,只剩下一人。

“哇!白客,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三人依在天台的栏杆上感叹所见的美景。

“哼哼”白客神秘的挑下眉,“这里很少有人来,觉得做个聚集点不错啊!”

“好!那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了!”

“哎!白客,你骑快点啊!”小爱停在最前面朝身后大声喊道。

“再催,下次你带子墨!”白客吃力的蹬着自行车,扭扭歪歪的在路上骑着。

“我的车不就是坏了嘛…你们嫌弃的太彻底了吧。”子墨在白客后面翻了他们一个白眼。

火星子已经到了滤嘴那儿,子墨踩灭烟头,站起身,拿起包,叹口气。

撒…接下来还去哪儿呢?

评论(14)

热度(26)